跟着孩子一起读《论语》
2022年04月20日 14:15来源:庆元网 作者:吴丽娟

  半个月前,我们在大济村的慎修堂里,举行了一场《论语》亲子诵读汇报演出。参与演出的,都是坚持参加诵读的孩子们,年龄从5岁到13岁不等。剧本是我自己“瞎整”的,给每个参加诵读的孩子都分配了角色,让他们能够体验穿越时光,切身去感受《论语》的魅力。

  自编自导自演一场汇报演出是有原因的。当我们坚持诵读到第四十一周,也就是读到《论语》最后一章《尧曰》的最后一段时,小领读米粒带着小朋友和家长们连续诵读了三遍。“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的朗诵声一遍遍回响在慎修堂里。而且每读一遍,米粒的声音就提高了半个分贝,我们跟读的声音也跟着提高。读完之后,所有人不约而同鼓起了掌来。回家的路上,我问米粒:“平时领读的时候,你巴不得请别的小朋友帮你分担一遍,怎么这一次领读得这么积极呀?”米粒回答:“妈妈,平时领读最多的时候一章快有20页,而且还要领读两遍,很累呀!这一次,我是不想《论语》诵读就这样结束了。”于是,我们母子俩开始酝酿、策划起了这场汇报演出。

  当我坐在汇报演出的观众席上,看着孩子们投入的表演时,脑海里不禁想到我们刚开始第一期《论语》亲子诵读时候的场景。那是2020年的12月6日,我刚答应慎修堂的主人周正旺医生来担任诵读班的带班老师。参加第一次诵读的,只有两个家庭三个孩子。一个是我的儿子米粒,还有两个都是正旺医生的孩子,旋旋和旭旭。那个时候,我们都觉得《论语》亲子诵读,能够坚持20周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更何况是坚持40周,把整本《论语》通读四遍。特别是我,要在孩子们提出疑问的时候给予解答,能否应对得来,是否坚持下去心里还真的没有底。现在回过头想,不觉就想到孔老夫子站在河边说过的那句话:“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真是感叹光阴飞逝,也让我感觉到坚持其实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我之所以会答应正旺医生来主持《论语》诵读班,其实早在2016年就已经埋下了种子。那个夏天我去杭州疗休养,刚好从周大彬老师那里知道浙江省外国语学院的顾大朋副教授每周一、周三晚上都会在杭州国画院讲《论语》。于是,我把5岁的儿子米粒一个人放在他小姑家,自己连着跑去听了两堂课。顾老师是国学博士,她讲的《论语》课旁征博引,妙趣横生,令我感触颇深。回到庆元后没多久,我和米粒也开始读起了《论语》,米粒一个人也坚持背了六章。说实话,看着小小的他一个人坚持背诵“之乎者也”,心中难免觉得他是有些孤单。2019年五月份,大朋老师联系我,说她很喜欢我们庆元的大济进士村,想让她的两个学生来大济做社会实践,带着小朋友们一起品读《论语》。那时候,我刚生了女儿没多久,为了找到合适的场地,一个人跑到慎修堂找到正旺医生,并说明了情况。那时与我尚不熟悉的周医生非常爽快地答应将慎修堂借给我们作为社会实践的基地。

  那个时候,我对慎修堂所知不多。后来才知道,慎修堂是国学生吴国均建置于清道光年间。很长一段时间这栋古建筑在现代化的进程中逐渐被遗忘,处于荒废的状态。2018年,正旺医生从大济村集体那里将慎修堂租赁过来,重新修缮后成为现在的样子,而且周医生还将它变成了一处文化公益的场所。慎修堂与南孔文化也有着非常深厚的渊源。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日本侵略军意图发起浙赣战役,作为浙、闽、皖、赣四省要冲的衢州预感到恶战在所难免。当时的国民政府电令孔子第73世嫡长孙、大成至圣先师南宗第74代奉祀官孔繁豪将衢州孔府中的传世文物——孔子夫妇楷木像向龙泉方向转移。当年6月1日,孔繁豪一行由四名士兵武装护送,于6日安全抵达龙泉。因龙泉孔庙当时已经拨给先抵达龙泉的杭州树范中学作为校舍,龙泉县政府将八都镇李家宗祠权作孔繁豪一行的居所。1940年,日军兵锋逼近龙泉,孔繁豪又携圣像转移到庆元县城近郊的大济村,并暂居在慎修堂。在慎修堂内,孔繁豪还设了“奉祀官府”供奉圣像。孔繁豪一直居住在大济慎修堂,直到1944年因病去世。孔繁豪先生就安葬在大济仙宫山上,我和正旺医生,还有我的同事,孔氏后人孔少华科长曾一起去老先生的墓地祭拜过。

  孩子们在慎修堂里读《论语》,仿佛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缘分。而顾老师推荐过来的那两位大学生在慎修堂带着孩子们品读《论语》,更是得到了家长们的高度评价。之后,周医生很委婉提过想要让我在慎修堂继续组织《论语》诵读。但那时的我因产后身体还未恢复,且自己对于《论语》的了解仅仅处于冰山一角的状态,故而一直不敢应承。直到2020年12月4日,我听了丽水少微书院院长卢朝升老师在慎修堂的讲座《读论语,知天命》之后,才下定决心要和孩子们一起重读经典,更加深入地走进《论语》。

  我们的这个诵读班,要求亲子共读。因为学习不仅仅是孩子的事情,我们希望每一个家庭,每一位家长,都能够陪着孩子一起学习,共同成长。在过去的四十多周时间里,我就从《论语》中获得很多,认为自己成为了诵读班最大的受益者。只要是在庆元,我每周都和孩子们一同学习。这期间,我读了很多关于孔子,关于《论语》的书籍。虽然在学习的过程中,我时常会有和孔夫子一样的感慨——学犹不及,唯恐失之。但我感觉自己有种走进历史的感觉,有了发现原本以为毫无关系的历史人物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那种惊喜;有了在的生活、工作中遇到困惑的时候,因为《论语》中的一些话语让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的那种喜悦。我想,这就是孔子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而我很幸运,在慎修堂里获得了这种精神财富。

  我们组织这个亲子诵读班的初心,也是希望孩子们能将“圣人之道入乎耳,存乎心,蕴之为德行,行之为事业。”虽然,我们这是一个公益诵读班,环境宽松,孩子们来来去去也是有的。但是我看到,能够坚持下来的宝贝,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成长。而坚持,就是他们身上最难能可贵的品质。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欲速则不达”的智慧里,就蕴含了坚持。其实,刚开始主持诵读班的时候,我自己也有一段时间处于“欲速”的状态。比如每周六之前,我都让米粒要预习。但因为《论语》通假字、多音字比较多,米粒领读出错,或者碰到他状态不够好的时候,我都会很着急,然后忍不住跑到他身边去纠正他,焦虑的情绪也时常会无端地冒出来。这期间,我也有过挫败感,比如在汇报演出的前一个周六上午,我一个人带着自家的两个孩子,还有诵读班的十多个年龄参差不齐的小朋友(从三十个月到十三岁不等),孩子们的纪律感没那么强,不那么服从指挥,我心里难免出现是否要继续坚持诵读的迷茫。但是,当我反复温习“欲速则不达”这句话,再结合《扫除道》这本书中的主人公键山秀三郎的故事的时候,我就更加坚定要继续坚持的信念!

  在慎修堂里,我不仅收获知识,懂得用思辨的态度去学习先贤的智慧,还认识了很多优秀的家长和孩子。是大家的参与,是大家对我和米粒的包容和理解,才让我们在诵读中不断成长,也让我们的诵读班班能够生气勃勃。“三人行,必有我师焉”。相信大家都能从诵读活动中,汲取各自的长处,谨慎修正自己,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希望孩子们通过诵读《论语》,不仅能够感受到孔子的品行才学,更能将儒家文化的智慧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成为一个“好古,敏以求之”的人。未来,我还将跟着孩子们一起诵读其他经典古籍。

    (编辑:范丹萍)
##########
<u id='wEGCs'><option></option></u><pre id='smnU'><samp></samp></pre>
<ol id='FGX'><bgsound></bgsound></ol><label id='Hb'><i></i></label><em id='OLfakZ'><b></b></em>
<xmp><samp></samp>
    <person id='IA'><bdo></bdo></person>
    <em id='nCIHEui'><optgroup></optgroup></em><acronym id='Ut'><blockquote></blockquote></acronym>
    <nobr id='bCn'><basefont></basefont></nobr><del id='eIWMq'><span></span></del><option id='yLXfBxat'><xmp></xmp></option>
      <sup id='aPfmIVc'><sub></sub></sup>
        <span id='pc'><label></label></span>
        <center id='ltlvYQS'><dfn></dfn></center><del id='PKQU'><kbd></kbd></del><fieldset id='aKofWo'><caption></caption></fieldset>